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专栏文章
    金融从业应该掌握的 IT 知识
    金融企业扮演着信用中介的角色,获取和处理信息是其经营活动的核心。
    从金融服务的视角开展行业研究的几个维度
    有效开展实体经济行业的研究,是金融机构与相关行业开展服务合作的前提。
    用“第一性原理”思考金融创新
    谁掌握了数据并能够有效利用数据开展创新服务,谁就拥有未来竞争的主动权。
    •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 BY: 戚奇明
      2019-08-23

     8月21日,央行官微发布了两篇有关数字货币的文章,令央行数字货币再度刷屏。专家指出,目前来看,各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不一,我国整体持谨慎和肯定态度,并做了大量相关工作。


    央行频频“发声”数字货币
      从2014年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到2016年首次提出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的目标,我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发可谓筹划已久。今年8月以来,有关央行数字货币的消息更是频频刷屏——8月2日,央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时表示,将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8月10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称,人民银行数字货币DC/EP研究已进行5年,央行数字货币可说是呼之欲出了;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等创新应用。8月21日,央行官微发布两篇有关数字货币的文章。
      目前来看,央行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一定的成果。《上海金融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查询到,2017年至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总共发布了70项有关于数字货币的发明专利。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初,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旗下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再度“招兵买马”,挂出了招聘区块链研发工程师和研究员的信息。
      “目前来看,中国人民银行对数字货币整体持积极肯定的态度。”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央行很早就开始关注数字货币的发展,但鉴于数字货币是新生事物,因此态度较为审慎,成立了相关的研究所和研究小组。”
      “数字货币在技术上是中性的,主要依托区块链技术,但其具有加密属性,涉及到安全问题。”何海峰进一步表示,“我们主要担心的是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货币作为一个公共产品,拥有记账、支付和财富贮藏等多重功能,出于安全考虑——既包括对技术本身的可靠性考虑,也包括对使用这些技术的相关平台和设施体系的安全考虑——央行这样的最高信用主体必须介入。”
     

    中心化或是主要方向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外汇管理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一种更加国际化、全球化的强势货币,导致主要货币与其产生兑换关系。
      “要讨论数字货币的发行,首先要区分两种数字货币的概念。”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何知仁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种是去中心化、可编程的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另一种是不去中心化,但保留可编程性的数字货币,如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
      “我认为,前一种数字货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不会成为货币,最多成为小范围内流通的数字资产。因为当数字货币直接替代M0
      (流通中现金)时,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大规模流通,将大大削弱政府对基础货币和流动性的控制,这是任何政府都决不允许的。因此,有可能成为货币的只能是第二类数字货币,即不去中心化但保留可编程性的数字货币。可编程货币可显著提高金融系统运行的效率,降低成本,也能提升货币政策的执行效率(央行可精确掌握货币的数量和流向)。”何知仁表示。
      不过,何知仁也强调,即使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可能流通,但仍要分辨中心化的类型。“首先,由一个国家或某个国际组织发行全球数字货币短期内尚不现实,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以研发可编程的数字SDR(特别提款权),但SDR使用范围的扩大最终将受到美国一票否决权的制约。其次,私人企业发行数字货币短期内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要让政府相信这种货币会受到足够的监管并不容易。从这个意义上讲,Libra既涉及跨境支付,又由私人机构发行,推进难度会很大。”何知仁表示,“相对而言,由各国央行发行本国数字货币,可能是数字货币的发展趋势。一方面,央行拥有可编程货币的优势,另一方面,私人数字货币的涌现将刺激各国央行加快研发本国数字货币。但是,央行数字货币也面临很多问题,主要包括安全(需要防止被破解的风险)、监管(防止对现有金融体系产生冲击)以及如何针对数字货币设计新型货币政策等。”
      链塔智库发布的《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报告》指出,根据目前信用货币的特征,发行数字货币需要解决背后的权力及义务问题。该报告指出,持有数字货币所拥有的权利与一般货币一致,而要辨析发行方的义务,则要讨论两个重要问题。
      “首先,发行方是谁。其次,发行数字货币背后的资产是否存在或由什么构成。”上述报告称,“发行方问题可进一步按照去中心化、半去中心化以及中心化三个层级进行概括。而数字货币背后的资产目前有三大分类,即什么也没有,依靠社区共识维持,如BTC以及Ripple等;依靠数字货币进行超额抵押,如Dai等;依靠法币进行抵押,如USDT以及Libra等。目前来看,Libra属于中心化的一篮子法币抵押型数字货币,仅有Libra有权利进行发币。比特币则属于去中心化的社区类数字货币。而央行本身是主要的货币发行方,可以没有抵押就发行货币,也可将目前流通的货币进行转换变成数字货币,这两种方式对于央行来说都是可行的。这意味着,对于央行来说,依靠法币进行的抵押在所有的发行方式下都是可能的。”

    数字货币乃大势所趋
      公开信息显示,除中国央行外,英国、加拿大、瑞典、俄罗斯、巴西、泰国等多国央行亦早已研发并计划推出法定数字货币。整体来看,发达国家对数字货币的研发和推出更为谨慎,而发展中国家则更为开放。
      “这是因为发展中经济体发行数字货币所受影响或低于发达经济体。同时,如果其能够在数字货币方面积累一些技术优势,有望在该领域实现‘弯道超车’。”何海峰指出,“而发达经济体则不同,其货币对经济体系、金融体系已形成比较稳定的公共服务供给,有一定程度的路径依赖,若要从旧的轨道切换到新的体系,切换成本、冲击成本及摩擦成本较大。此外,一旦数字货币流通,可能产生一些不利后果。因此,发达经济体虽积极研发数字货币,但总体态度比较审慎。”
      何海峰还指出,数字货币还涉及如何锚定的问题。“如果各国都对数字货币进行开发,将来一定会跨出国界进行流通。目前,全球已形成了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当数字货币跨出国界进行流通时,如何锚定不仅是理论学术问题,更是一个政策实践问题。”
      “当然,从需求端看,当前全球经济发展已进入数字经济时代,需要相应基础设施以及制度。因此,数字货币和基于数字货币的现代金融制度被数字社会所需要。从供给端看,作为社会最重要的创新主体,不少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并提供数字化设计、数字化生产制造、数字化服务等。因此,不管是从经济社会的需求,还是从生产发展的供给来看,数字货币都是应运而生的事物,具有较大的发展前景。”何海峰表示。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