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专栏文章
    金融从业应该掌握的 IT 知识
    金融企业扮演着信用中介的角色,获取和处理信息是其经营活动的核心。
    从金融服务的视角开展行业研究的几个维度
    有效开展实体经济行业的研究,是金融机构与相关行业开展服务合作的前提。
    用“第一性原理”思考金融创新
    谁掌握了数据并能够有效利用数据开展创新服务,谁就拥有未来竞争的主动权。
    • 两任实控人起纠纷 *ST升达或再易主
    • BY: 上海证券报
      2019-08-23

        8月22日晚,*ST升达公告,公司现实控人、董事长单洋收到间接控股股东江昌政、江山送达的《撤销授权通知书》,称因单洋方面构成实质性违约,其代表二人参加升达集团股东会、行使相关股东权利和签署股东会相关文件的授权将被撤销。*ST升达表示,若该撤销授权生效,公司及控股股东控制权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实控人存在变更的可能性。

        资料显示,江昌政、江山分别持有升达集团53.46%、28.88%股权,升达集团为*ST升达控股股东。去年11月,江氏二人与单洋方控股的保和堂(海南)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其全部持股转让给后者。

        但办理过户时,却遇到了麻烦。因江昌政、江山持有的升达集团全部股权存在司法冻结,转让股权无法过户至保和堂(海南)名下。无奈之下,双方签署《补充协议》,江氏父子同意将其享有的全部股东权利授权委托保和堂(海南)及其指定人员单洋行使,包括但不限于提名权、表决权、参加股东会、分红权等。同时约定,如单洋方面不执行《股权转让协议》及其附件导致实质性违约,则有权收回授权。

        随后,升达集团董事、监事及总经理变更为保和堂(海南)提名或推荐的人员。单洋通过上述授权成为*ST升达实控人,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

        据公开披露信息,保和堂(海南)方面曾许诺在今年3月31日前解决不低于4亿元的资金占用,并在6月30日前解决剩余所有升达集团对*ST升达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然而,上述承诺并未如期兑现。截至8月15日,升达集团仍占用*ST升达11.67亿元。

        股权上的纠葛不清,使得单洋方面的控制权始终摇摇欲坠。*ST升达7月11日公告,公司董事会决定聘任陆洲、杜雪鹏为公司副总经理。二人均来自于华宝信托,而华宝信托系升达集团的债权方。

        查询可知,升达集团需偿还华宝信托A类贷款本金和B类贷款本金合计12.37亿元,另有相关罚息。*ST升达称,如果华宝信托处置质押股票,可能影响公司控股权的变动,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变更。

        此外,*ST升达还存在业绩亏损、持续经营能力不佳、募集资金账户资金被强行划转、诉讼事项等诸多问题。公司曾多次尝试以重组自救,但均告失败。2017年5月,升达集团筹划转让所持股份并出让控制权,该计划未能成行。2018年1月,*ST升达停牌拟收购主营安防信息服务的寓泰安防51%以上股权,5个月后重组再告失败。同年6月,公司拟不超过7.8亿元现金增资出口跨境电商全之脉,亦铩羽而归。

        如今,新旧控制方的缠斗,无疑给动荡中的*ST升达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